当前位置: 首页 > 哪里买乖乖水 > 广州美容院卖粉 广告词迷魄慑魄

广州美容院卖粉 广告词迷魄慑魄


/ 2020-08-13

  “美容医院公开售卖迷幻药、粉!”2月27日下午,本报接到读者报料,广州麓景西路下塘新村某医疗美容诊疗中心打广告卖“迷幻药”、“粉”。

  报料读者向记者展示了一本杂志,上面刊有标题为《药王·情圣专家》的广告,面积约1/4版。广告宣称,保密邮寄“迷幻专家”、“少女粉”、“催情口香糖”等。

  对“迷幻专家”,广告这样描述:”药水分型和型,用时只需一(喷、闻、拍、吹)2秒钟歹徒昏迷。任你捉弄,或神志不清,任你使唤,说出秘密隐私。”

  对“少女粉”,广告宣传词更为惊心动魄——“可对你喜欢的人速成。无色无味,是单身朋友的最佳红娘。你看到女孩(男孩),只需粉剂一弹(一喷),爱你发狂,可6个月不变心,沾着皮和肉,姑娘跟你走。”

  广告落款为广州市某医疗美容诊疗中心(地址:麓景西路下塘新村)。并列出了一个邮政储蓄卡号,户主名为赵某。

  按照广告地址,2月28日上午9时30分,记者来到麓景西路该医疗美容诊疗中心。医院大堂内,贴满大幅这家医院此前给病人成功整容的宣传海报,海报对面的一排椅子上,几名病人正在输液。

  来到导诊台前,两名女正与一位20多岁的男子在里面聊天。记者递上广告,表示要购买广告上标注的“迷幻专家”与“少女粉”。两位闻听之后交换了一下眼色,看了看旁边那位男子。该男子递过来一个登记簿,要求记者登记。记者刚刚准备登记,他突然又说了一声“不用了”,将登记簿拿了回去。一名女随后用手指了指身后的走廊,对记者说:“你去第三诊室。”

  第三诊室在走廊右侧第三个房间,屋门虚掩。记者正欲推门进入,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记者肩膀,问道:“你来干吗?”

  这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当他听说记者是来买药的,立刻热情地将记者让进诊室。与此同时,另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也跟随进去。

  不足10平方米的诊室又被隔成内外两间。里面仅有桌椅,看不到任何医疗器械,两人都没有穿医用白大褂。

  “你要什么药?”引记者进门的男子把记者带进里面的房间,笑眯眯地问道。他表示他们在这里仅仅是行医,买药需要去别处交易。

  随后他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讲了几句话后把手机交给记者。电话那头的男子自称为老Z。他在电话中一再承诺“药一定有效,否则退货”。

  记者询问药品价格。老Z称,“迷幻专家(每包)200元,粉根据起效时间长短(每包)从280(元)到600(元)不等。”

  老Z随后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固定电话号码,说想买药的话先到三元里北站再与他联系,随后挂断电话。记者假装心急,要求在诊室内交易,接待记者的男子安抚道:“干这个都是保密的,你也清楚,不能在这里(交易)。”还信誓旦旦表示,“没有效果你可以来找我们。”

  记者离开诊室,在外面接应的同事说,记者接洽过程中,那名30多岁的男子一直在医院门口张望,十分警惕。

  当天中午1时许,记者致电老Z。“说好上午到(三元里)北站跟我联系,为啥没有来?”电话中,他显得有些恼火。

  记者解释觉得价格太贵,回去与朋友商量了。老Z这才答应继续与记者交易。他要求记者到广州火车站后再与他联系。

  一个小时后,记者来到广州火车站,拨通老Z电话。在电话中,他要求记者乘地铁到三元里大道山西大厦前等他。

  2时30分许,在山西大厦门口,记者再次拨通老Z电话。他详细询问了记者有几个人,穿什么衣服。随后让记者在原地等候。

  约15分钟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来到记者面前。他年约30岁,身高1.75米左右,圆脸,稍胖,皮肤白净。

  “质量你绝对放心!我们做这个,讲究的就是信誉。用了后,你肯定还会来找我。当然,如果没有效果,你也可以回来找我,我给退钱。我们已经卖了很多出去,好多都是我们的回头客。”见记者仍然有些担心药品效果,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该男子要求记者在楼下等待,随后他转身上楼。5分钟后,他拿回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黑色塑料袋,里面露出一个方便面调料包大小的透明小塑料包和一个印有艳装女郎的小木盒。

  “这是迷幻专家”,他指了指装着一些白色粉末的透明小塑料包。随后又打开那个小木盒。木盒里放着5包印有女性隐私部位的红色小塑料包,称那就是“少女粉”。

  他说,这两种都是放在饮料里使用。当记者提到有没有时,他尴尬地摇了摇头说,“那是广告,有些夸大。我们没有那个东西。”

  据介绍,迷幻药就是我国古代称的药的一种别称,中药主要由曼陀罗花制成,与所谓粉一样,都含有一些能够控制或刺激神经系统的药物成分。

  3月8日,记者找到美容院负责人刘小姐。听完记者暗访内容后,刘小姐当即大叫,“天啊!!他还在搞这个!!”

  刘某称,该广告上登的赵某是湖南人。去年与院方签订合作协议,在美容院设立色斑、暗疮科,即第三诊室。她向记者提供的书面合作协议显示,该诊室由赵某投资购买设备,医护人员由赵某聘请,院方收取管理费和院方设备使用费。

  今年1月,赵某正式到医院坐诊。刘小姐说,赵某到医院坐诊不久,医院就接到有人投诉,反映寄钱来邮购药品,没有收到。

  刘小姐说,接到投诉者传来的广告后,“我们找到了他,跟他进行了严正交涉。还从他桌子里搜出了一些药品。他当时表示是一个朋友放到他这儿的,他马上弄走,再也不搞了”。

  刘小姐介绍,此后她们还发现有人拿着广告到医院来买药,于是特地交待前台工作人员,发现这样的人立刻劝走,不能带到赵某那里。

  对于记者的三次暗访经历,刘小姐解释说,一方面那名守在前台的男子就是赵某的同伙,可能其他工作人员受到威胁,不敢阻拦。另一方面,今年春节后,赵某曾慷慨地给前台工作人员每人100元“利市”,也不排除个别工作人员受到赵某利诱而做出违规之举。

  另外刘小姐还提到,许多人都是通过邮购前来买药。赵某收到钱后往往没有按时寄药。收到这样的投诉后,为了避免对医院造成影响,院方已经给数名购药者赔偿了购药款。

  此外,赵某在医院坐诊两个月来,接待病人很少。刘小姐说,“他收的钱还不够缴管理费。他却一点也不着急。现在我们才知道原因。”

  为证实医院清白,3月8日,当着记者面,刘小姐向警方报案。两名民警接报后赶到医院,听完情况汇报后表示,由于赵某售卖的是假药,因此属于欺诈行为。面对这种欺诈,必须有受害者举证且到达一定金额才能查处。而想购买迷幻药、粉的人也大多动机不纯,因此即使上当受骗,也不会举报。赵某正是抓住了购药者的这种心理公然行骗。对于他们,警方也很难作出处罚。

  次日,赵某返回医院时,院方再度报案。“如果是真药,我还用得着在这里骗人吗?”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赵某承认自己售卖假药,欺骗购药者。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

  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