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里买乖乖水 > 从生化专家到之父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从生化专家到之父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 2020-08-13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小城拉斐特距离旧金山湾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这里天空湛蓝、气候温和,举目可见仙人掌。在那里的一个山坡上,孤零零地住着生物化学家亚历山大·舒尔金博士和他的妻子安。

  谁也无法想象,就是这个在外人眼中已经老得快无法弯腰的、靠领取社会福利金生活的退休老人,合成并且间接推广了臭名昭著的,使之成为贩毒组织的罪恶摇钱树。被称为“教父”的舒尔金为研究迷幻剂耗费一生,据说,全世界数他一生中吞服过的毒品最多。直到现在,老态龙钟的舒尔金还经常会沿着屋前尘土飞扬的小路步行去不远处的实验室工作。

  舒尔金的父亲是从沙皇统治下的逃亡来美国的。舒尔金很小就很喜欢化学,而且一直都对人类的“精神机器”如何运作很感兴趣。

  1942年,16岁的舒尔金拿到了哈佛大学提供的奖学金,但是他却放弃这个深造的大好机会,加入了美国海军。舒尔金与迷幻剂结下“孽缘”,也正是他在军中服役的时候。

  1944年,舒尔金的拇指受伤感染,一名海军在手术前递给了他一杯橙汁,舒尔金喝下后很快就不省人事,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完成了治疗。舒尔金后来才得知,橙汁里面被放入了一定剂量的镇定剂。从此,他对迷幻剂和药理学发生了强烈兴趣。

  1960年,舒尔金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伯克利学院拿到了生物化学博士学位,进入道氏化学公司工作。两年后,他成功地为公司发明了杀虫剂“自克威”。作为世界上最早的可分解的生物杀虫剂之一,“自克威”大受市场欢迎。作为奖励,道氏公司为他提供了一笔研究资金,允许他研究任何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原本舒尔金可以借助自己在有机化学方面的特长为社会发展多作些贡献,但是舒尔金却揣着这笔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研究迷幻剂。

  从那时起,舒尔金游走于法律边缘,开始合成并在自己身上试验各种迷幻剂,发表研究论文,前后共发明了近200种迷幻化合物。这些迷幻剂可以令人兴奋、镇静、惊厥,让人听力改变、感觉迟缓或者是失去感觉。简单来说,他研制出来的都是些迷惑人的感觉甚至情感的药物。

  事实上,真正的MDMA发明者并不是舒尔金,而是德国达姆斯塔特梅尔克公司。1912年,该公司的科学家想要寻找一种止血的药物,偶然发现了MDMA,于是在1912年圣诞节前夕申请了专利。但此后MD-MA一连沉睡了整整30年,直到1942年,美国陆军试图利用它进行谍报活动和逼供,但经过对家鼠、豚鼠和田鼠的试验,发现效果并不完全符合理想。

  20世纪70年代初,舒尔金第一次听别人说起这种MDMA,就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试着研制,1976年由他亲自试服,观察其效应。舒尔金很快又将MDMA推荐给了自己的精神病科医生朋友们。

  过了没多久,道氏公司便发现舒尔金所进行的研究并不是他们所愿意支持的类型,与他正式脱离了关系。于是,舒尔金离开了道氏,在自家建立了一个实验室,继续研究。舒尔金的发明的确有一些可作医用,但一旦不小心流入社会,便会成为毒害人身心的毒品。

  20世纪8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美国精神疗法医生开始用MD-MA治病。正是由于这一原因,MDMA也开始悄悄进入市场。当时在加州比格苏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使用MDMA治病的精神病科医生事先商定大家保持沉默。可是为时已晚。美国一名毒贩子在得到这种迷幻剂后想出一个高招,给它起名“”。

  这个简称听起来响亮动人,力强。得克萨斯州一批企业主开始生产,用棕色小瓶盛装出售,销路不错,毒贩转手销售后获利高达600倍。

  当时人们可以打电话要货,用信用卡付款。在达拉斯和休斯敦的里,几乎像香烟一样容易买到。舒尔金这个“科学怪人”的研究成果沦为了毒贩子手中的恶魔摇钱树。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一名参议员提议美国缉毒署取缔后,缉毒署就曾经把舒尔金抓进监狱,搜查他的实验室后将研究记录毁去。但是由于当时舒尔金拥有有关机构颁发的研究执照,美国缉毒署一时对这个眼中钉无计可施,只能抓了又放。

  此后美国缉毒署与舒尔金缔结了一个“君子协定”:舒尔金帮助缉毒署人员开展工作,缉毒署则允许他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那间小小的实验室里。此后,舒尔金仍然我行我素,继续进行疯狂的迷幻剂研究。

  但是,由于受到社会各界的,舒尔金的研究论文越来越难发表了。无计可施之下,舒尔金改变策略,和妻子共同在1991年出版了一本“挂羊头卖狗肉”的专著。该书的前半部分是“爱情故事”,叙述舒尔金与安的爱情及婚姻生活。后半部分才是重头戏——“化学故事”,介绍了许多舒尔金发明的迷幻剂。他错误地将这些化合物推入了普通人的视野,服用这些迷幻剂而死亡的人因此越来越多。

  舒尔金专著的出版彻底结束了缉毒署对舒尔金的“网开一面”。1993年,缉毒署突袭了舒尔金的农庄,搬走了所有他们认为违法的物品。舒尔金被罚款25000美元,并且被吊销了研究执照。1999年,缉毒署又出动6辆警车到舒尔金的实验室检查了数次。

  2000年10月,美国一名只有20岁的青年男子因服用了舒尔金书中提到的一种迷幻剂而死亡。而在书中,舒尔金对这种迷幻剂的形容却是“友好而神奇的”。该书后来在法国和澳大利亚被查禁。害人害己

  晚年被朋友抛弃在舒尔金的实验室里,总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味,数不清的弯弯曲曲玻璃管和烧瓶,活动台架上尽是棕色绿色的瓶子,沾满灰尘和蜘蛛网。

  舒尔金对迷幻剂的研究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为了准确把握药性,舒尔金总是自己试用研制出来的迷幻剂。1981年他与古巴的移民安结婚后,安也会试服他的试验成果。此外,舒尔金还会让自己的心理学家和药剂师朋友们试用。为了避免服用这些迷幻剂可能导致的致命危险,舒尔金总会随身带一些抗抽搐药物。在舒尔金印象中,他自己在两次服用迷幻剂后发生危险,差点就向阎王爷报到。

  舒尔金的妻子安告诉记者,她曾经服用了2000多次迷幻剂,而舒尔金则服用过4000多种,全世界数他一生中吞服过的毒品最多。舒尔金夫妇并不承认服用过这么多的迷幻剂对他们本人造成了伤害,但是在前几年的一次采访过程中记者就发现,舒尔金虽然表面上很健谈,却总是记不住人名地名,他的记忆力衰退到甚至连妻子的家乡在哪里都不记得了。而现在也几乎已经没有朋友跟舒尔金聚会和试药了。罪恶档案

  世界公害早在1977年,英国便宣布为非法药物。1984年,美国一位党参议员提议美国缉毒署取缔,同年7月27日,缉毒署宣布将MDMA列为“第一类”毒品。第一类毒品属于查禁之列,禁止医生开处方,不得认为它能用于医治任何疾病。1988年,美国缉毒署宣布取缔MDMA,并声明在全世界范围内予以查禁。

  但舒尔金制造出来的恶魔还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猖狂肆虐。1984年,英国21岁青年伊恩·拉库姆一次吞服18粒而死亡。他是有记录的因服用被夺去生命的第一个牺牲品。

  据有关资料统计,1985年美国出现28起因吞服而引起的紧急情况。1992年增至236起,1999年为2850起,并有9人不治身亡。

  1989年,英国在第一次大规模扫毒行动抄出32000粒,1999年全年抄出数为540万粒,2000年仅海关即截获910万粒。

  面对MDMA流入市场后带来的严重不良影响,舒尔金却坚称自己只是一名研究者,只是带着好奇心去发现新的化合物,并没有考虑这种物质的药性是好还是坏。当记者问到舒尔金是否记得自己何时第一次听到有人因服用他发明的迷幻剂而死亡时,舒尔金冷酷无情地说:“(有人死去)虽然是件令人悲伤的事,但却不会影响到我。”他坚持认为,只要限制儿童获得这类型的化合物就足够了。美国《纽约时报》如是评价舒尔金:他试图避免自己产生任何内疚感。面对的“祸害人间”,也许年届80的舒尔金安度晚年的最好方式便是设法弥补自己的错误。(末末)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